廣州正是暑熱的上升期,華師一校三區的大學生們單靠電扇很難熬。想一想就知道,一間宿舍八個人兩臺電扇,根本無濟於事。學校一定知道學生的苦楚,學生也一定知道學校知道學生的苦楚。但學校按兵不動,愛護學生這碼事遺忘在宿舍的空調上了。
  學生總是有辦法的——裸跑,以示天氣太熱無法生存。也不是真的“裸跑”,男生光著上身即可,女生著運動背心也行。
  果然,裸跑的號召一發出,雖不能說響應者雲集,但嘩嘩地就有上百號學生急著要報名,共襄盛舉,咸與抗熱。再果然,集體裸跑沒跑成,流產了。什麼原因呢?你知我知,不說也能猜到。儘管暑熱攛掇學生集會,但學校不能說沒有責任,於是,學校動起來了。
  華師校方宣佈:在一校三區學生宿舍加裝空調,分片區進行。從學校的舉動看,學生要是老待在悶熱的宿舍,學校大約是聽不見學生訴求的。僥幸的是,聰明的學生使用了校長能“聽得懂”的語言。由此可見,交流很重要,但“語言”很關鍵,學生脫光,空調即來。
  這件事其實很有啟發性。像學生宿舍這樣的地方,還是弄舒服的好,最好按照安樂窩的標準建設,這樣學生就能安穩縮在小天地里,兩耳不聞窗外事,這樣才省心。大學生要不是快被熱暈了,很難想到要號召裸跑。
  這事也給學生一個啟發,但這個啟發是什麼呢?哪怕學校再怎麼不當回事,也不能急躁,要體諒學校的難處,然後以合適的方式提出訴求。一句話,若裸跑有用,不妨跑起來。與只有電扇的宿舍相比,校園裡還算涼快些。炎熱之後會發生什麼?校長要是不能把握,那就預先消暑。
  有人也為學生裸跑未能成行感到惋惜,其實不必。從另一方面說,當學生想要做成什麼事情時,是有許多辦法的。可以想象:如果學生們聽話,真誠地圍坐在電扇下激辯汗水對耐力的鍛煉是否恰當,就一定不會有空調的承諾。
  摘編自《南方都市報》6月21日文/辛亥  (原標題:“裸跑”喚空調學生善表達)
創作者介紹

周柏豪

oc51ocya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